破解长假拥堵难题 供需侧要协同发力

首页

2018-10-28

从1999年实行第一个7天长假开始,我国休假制度已经有近20年的历史。

在此期间,2007年曾进行了一次较大调整,缩短了五一长假,增加了清明、端午、中秋小长假,形成了1+2+5的模式,即一个带薪假期,春节、十一两个7天长假,以及元旦、清明、五一、端午、中秋5个3天小假期。 总体上看,中国特色的休假制度满足了公众不断增加的休闲度假需求,对于培养公民的旅游意识、引领大众旅游生活方式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自长假制度实施起,就一直伴随着拥堵、涨价、旅游体验差、服务质量下降等问题。

最近几年在缩短了五一长假以后,十一假期成为很多人远途旅行的唯一选择。

因此,十一长假拥堵的矛盾更加凸显。 面对这种形势,有专家主张废除黄金周制度,尽快向带薪休假制度转型。 而一部分专家则认为,虽然黄金周制度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短期内带薪休假很难全面落实,长假仍然是满足大众旅游需求的唯一方式。

笔者认为,与其讨论黄金周的存废问题,不如将更多注意力放在应对拥堵、解决拥堵的问题上。

因为拥堵几乎是导致长假所有问题的根源。

涨价、旅游体验差、服务质量下降都是拥堵的副产品。

假日拥堵主要发生在哪里?细心观察不难发现,主要拥堵点集中在两个地方:一是经济发达城市以及热门旅游目的地的高速公路上;二是具有全国知名度的垄断性、高等级旅游景区。

高速公路拥堵,主要是自驾车游客短时间内聚集所致,尤其是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大都市。 这些城市产生旅游客源能力比较强,自驾车出游人数多,加上节假日高速公路免费政策,让更多人选择自驾车方式出游。 由于节假日时间固定、高速免费时间固定,导致大量的旅游者在放假第一天以及最后一天堵塞在高速公路出入口。

景区拥堵主要发生在具有垄断性资源的旅游景区以及少部分网红景区。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首先是由于长假极大地带动了民众出游,而一部分人旅游经验少,目的地选择比较盲目,出游首先考虑著名的地标性景区,如三山五岳、长城、故宫等。 在这类景区容量有限的情况下,必然存在严重的拥堵。 其次是少部分网红景区,由于自媒体的传播,在短时间吸引大量旅游者进入,远远超出了景区最大承载量。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即使在长假期间,国内大部分景区并未达到饱和运营状态。

这其中固然有一些粗制滥造、开发低劣、缺乏吸引力的景区,但也不乏一些历史文化价值很高,因为种种原因,知名度和影响力不够,旅游者不了解的景区。 如某些博物馆、研学旅游、红色旅游、工业旅游等景区。 对于假日拥堵现象,目前很多地方都积极采取措施加以应对。 如增加工作人员疏导交通,热门旅游景区限制入园人数等。 有些景区因为限制人数,与无法入园的游客产生冲突,这种应对方式多少有些被动。

对此,笔者认为,做好假日旅游工作,有关部门应该采取以下措施:首先,对于高速公路拥堵问题要调整政策方向。

2012年,为鼓励旅游消费,培育旅游市场,有关部门出台了高速公路7座以下车辆免费通行政策。 从这几年的实施情况看,已经收到了相应效果。 应该看到,自驾游固然便捷,但也有能源消耗大、不环保、不节约等特点。

未来,更应该鼓励人们选择低碳环保的公共交通方式出游。

当前,旅游者青睐自驾车出行,是由于公共旅游交通体系不发达、不便捷。 如果建立起完善的公共旅游交通体系,完全可以引导更多人选择公共交通出行。 例如在西安,如果修建市区到临潼兵马俑的地铁,可以很大程度替代自驾车旅游,并打击屡禁不止的黑车问题。

在高速上,一辆50座旅游大巴车载客量,相当于10辆私家车的容量。

用旅游大巴车代替自驾车,将在很大程度上缓解高速拥堵问题,节约社会资源。

因此,需要研究调整节假日高速公路免费政策,将这项惠民政策由全国统一免费,转为各地根据实际情况自行制定优惠办法。

对于景区拥堵的治理,可以从需求侧和供给侧同时发力。 从需求侧来说,加强对旅游者的教育和引导。

各地旅游部门在长假前做好目的地信息发布工作,重点宣传本地文化价值高、相对冷僻的景区,引导旅游者前往。

在热门旅游景点人数饱和、需要限制流量的情况下,可以通过提供免费中转车等方式,将游客分流到区域内次级景区。 从供给侧来说,热门景区可以根据自身情况,研究增加旅游供给的方式,如延长开放时间、安排夜间游览等。

目前,景区营业时间通常为早上8点至下午6点,大约8到10个小时,主要受制于工作人员数量、排班等因素。 如果解决了工作人员安排问题,很多景区可以适度延长参观时间。 如博物馆,长假期间可以通过提高工资,增加志愿者、值班人员等方式,将参观时间延长到晚上10点,甚至通宵营业,如此将大大提升景区日承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