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若麟:瑞典辱华节目就是种族歧视

首页

2018-10-04

  瑞典电视台日前播出一档辱华节目,激起轩然大波。

令人吃惊的是,这样一件明确、毫无含糊之处的辱华事件,节目主持人事后竟然狡辩称中国人不懂幽默。 更令笔者吃惊的是,竟有不少人包括中国同胞和西方民众从精神上站在施辱者一边,好像羞辱对象是中国人的话,就不构成种族歧视似的。

  笔者在海外生活了二十多年,经常与海外媒体打交道。

其间,经常应邀参加法国媒体各类有关中国的辩论。

因此笔者对某些西方民众对中国人怀有的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有着切肤之痛。

笔者经过长期观察、总结后得出的结论是,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媒体经年累月地对中国做负面报道,使得这些国家中不少人有歧视华人的观念,尤其是欧洲人。 而其中又以北欧某些国家的人为甚。

  这种歧视表面上是出于政治原因。

笔者曾在《自由的幻觉》一书详细分析过,某些西方媒体硬套在中国头上的某种民主原罪:因为中国不民主,所以中国做什么都是错的。 然而实质上,这仅仅是一种政治借口。

可以断言,无论你怎么做,也难以改变部分欧洲人对中国人抱有的歧视和偏见。 这就是一种最典型的种族歧视,一种在当今世界任何国家法律都严禁的种族歧视。   要验证这是否是种族歧视,实际上非常简单,就看瑞典电视台是否敢对其他种族的人群做同样的事情。

瑞典电视台敢用同样的方式去讽刺、挖苦犹太人吗?恐怕不敢。

换成是讽刺、取笑非洲人和阿拉伯人,恐怕也不敢。 如果瑞典电视台不敢对其他种族人群做的事,却敢施加于华人,这就被证明是一种种族歧视。

因为政治言论自由可能针对任何肤色的人,而种族歧视则往往是有特殊针对性的。   为什么瑞典电视台不敢讽刺挖苦犹太人、非洲人、阿拉伯人,却敢恶搞中国人?笔者认为,恶搞中国人一是会被部分人认为政治正确,二是不会付出什么代价。 这里的政治正确是一个典型的西式概念,即符合大多数人的观念和意识。 在长期西方媒体的灌输下,恶搞中国人恰好反映欧洲民众的这种政治正确。

瑞典电视台如此肆无忌惮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恶搞犹太人在欧洲大多数国家都会受到法律制裁;而恶搞非洲人、阿拉伯人则会遭到强烈抗议,甚至可能会发生流血事件……但恶搞华人,过去往往是一片沉默。   在此,笔者要提及一件发生在法国的事。

2012年8月23日,法国《观点》周刊发表一篇题为在法华人耐人寻味的成功之道的文章,文章将华人描述成雇用非法偷渡劳工、组织黑手党等专以非常规手段获得成功的族群。

报道激起法国华人的巨大愤慨。 该刊社长也以这是幽默应对,但法国第二代华人已不再接受这种辱华行为。 他们通过法国反种族歧视组织SOSRacisme对该刊提出诉讼,并打赢了官司。

  在任何一个欧洲法庭,这类案件的是非曲直是明确的,用言论自由艺术幽默的幌子完全掩饰不住其种族主义的实质。 而且,不管中国人是否存在着任何报道中或节目中所描述的某些不当行为,都绝不能构成对中国人种族歧视的任何理由。 所以,今天我们不仅要追究瑞典电视台的种族歧视违法行为,而且中国人也会用实际行动回击。 我们也要大声说:我们不会像某些瑞典人那样,以种族歧视为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作者是旅法资深媒体人)。

相关新闻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