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运河非遗保护呼唤“完整的文化”

首页

2018-12-12

  真正意义上的保护,不仅要保护非遗本身,还要保护其生存空间  运河非遗保护呼唤完整的文化  专家:临清运河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总体规划正稳步推进  记者赵宗锋  今年的国庆节,聊城古城的非遗文化展示和临清的胡同游等活动,再度吸引了游客们的目光。   东昌刻版印书业、临清贡砖烧制技艺、东昌运河毛笔、临清时调……聊城非遗文化打上了深深的运河印记。

  聊城的运河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但和其他运河城市一样,此前多年,重物质轻精神的问题同样存在。 受制于多种因素,诸多非遗面临传承难题,更有一些进入亟待抢救的行列,实在是让人捏着一把汗。

  在日前召开的山东社科论坛运河文化保护与开发研讨会上,聊城大学运河学研究院讲师胡梦飞提到了这样一种观点:非物质文化遗产尽管具有非物质形态,但其生存与发展离不开特定的文化土壤。 因此,我们目前应该抢救的不仅仅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本身,更要注意保护产生这些项目的生态环境。

  胡梦飞提出,应该在大运河沿岸城市设立若干生态保护区,比如临清古城。

  事实上,他的这一观点,正在临清一步步变成现实。 今年年初,临清运河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成功入选山东省省级文化保护实验区,成为聊城唯一一家省级文化保护实验区。

临清运河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总体规划也通过了专家论证。 10月19日上午,临清市博物馆馆长魏辉说,根据总体规划,临清将坚持文化生态的整体性保护。   运河非遗保护  呼唤完整的文化  运河文化遗产内容丰富,既包括河道、闸坝、堤防、驿站、码头、桥梁、城镇等有形的物质文化遗产,又包括文学、戏剧、民俗、信仰、礼仪、节庆等无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10月18日下午,胡梦飞说,这些类型多样、特色鲜明的运河文化遗产,凝结了劳动人民的创造智慧,具有很高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

如果说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只是物化半物化的、浮在社会表层的文化现象的话,那么精神文化则是深层次的、最能代表区域文化本质属性的文化现象。 相比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文化遗产,运河非物质文化遗产更为抽象和隐性,也更易被人们所忽视。   运河非物质文化遗产涉及内容极为广泛,与运河相关的传统技艺、戏曲、音乐、舞蹈、民俗等均属于运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范畴。 胡梦飞说,聊城的运河非遗资源极为丰富。

以临清为例,临清是大运河沿岸著名的城市,因运河而兴盛,不仅带来了数百年的经济繁荣,而且积淀下了丰富的运河文化资源,成为历史文化名城临清的一笔宝贵的财富。 临清运河文化遗存,无论从历史文化价值、观赏价值、艺术价值,还是从其市场开发潜力而言,都具有很高的比较优势,在全省、全国乃至国际上都有很强的影响力。

临清非遗包含了临清贡砖烧制技艺、临清哈达等传统技艺,临清运河铁窗户的传说等运河文学,临清京剧、临清乱弹、临清洼里秧歌等曲艺,临清武术、临清潭腿等传统杂技与武术,以及诸多宗教、饮食和民俗文化资源。

从名目繁多、博大精深的名称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人们的生存状态、生活方式、生活习俗以及他们的思想感情、思维方式、价值取向和艺术追求。

  胡梦飞说,大运河沿岸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与当地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自然环境密切相关,一旦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产生变化,在这个特定的基础上产生的文化形态肯定会随之变化。

真正意义上的保护不仅要保护非遗本身,还要保护非遗的生存空间,因此,目前一些地方探索建立文化生态保护区来进行整体保护,不仅可以对非遗的保护提供安全的屏障,还可以将非遗原状地保存在其所属的环境之中,使之真正成为完整的文化,而完整的传统文化才会对游客有较大的吸引力。   运河文化整体保护  正在临清稳步推进  事实上,近年来在聊城,运河非遗的传承和保护已经取得了不少可喜的进展。

还是以临清为例,临清各类民间社火的挖掘整理,民间庙会的组织兴办,对临清时调、临清琴曲、临清驾鼓的整理和推广,对清真八大碗、托板豆腐、热羊肚等临清饮食文化的宣传和推介,对贡砖制造工艺、哈达织造工艺的继承和推广,对临清潭腿、临清肘捶的传承和发扬,业余京剧演唱活动的组织、推介等都有声有色。

  今年初,临清运河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成功入选山东省省级文化保护实验区,成为聊城唯一一家省级文化保护实验区。

临清运河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总体规划也通过了专家论证。 10月19日上午,临清市博物馆馆长魏辉说,总体规划强调整体保护,主要从两个方面着力:一是对运河文化遗产所涵盖的所有内容,如历史古迹、古代建筑、精神内涵等组成部分进行详细记录,并分门别类有针对性地进行保护;二是从整体的文化生态着手,提倡就地保护、因地制宜,避免将运河文化与其所处的自然环境、人文环境剥离,确保运河文化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在保护运河文化中,保护其形式、内容、属性、内涵等不被改变和破坏,防止对运河文化的误解、歪曲或滥用。

魏辉说。

  总体规划制定的措施非常细致,便于实施。

魏辉说,如临清运河重要节点建设规划中,针对运河钞关、鳌头矶、月径桥、临清闸等都提出了非常具体的计划,打造中国古钱币博物馆、中国关税文化博物馆、漕运展览馆等。

钞关附近设置戏曲表演场所和茶吧,为街区内的居民提供体闲游憩的场所,向游客展示临清的戏曲文化。 恢复观音阁、吕祖堂、登瀛楼的历史功能,结合临清传统开展丰富的水上节事活动,如运河灯会、水上焰火等,部分节目和我国传统节日(春节、中秋节)等结合起来,创造一个为临清市民和外地游客提供节事活动体验的休闲空间。   在胡梦飞看来,运河非遗的保护,还需要进一步健全法律法规,完善保护机制。

同时,临清运河文化遗产的利用和开发想要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须立足临清实际,彰显临清特色,形成文化旅游新优势。

要在加强统筹协调、避免重复建设的前提下,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建立具有地域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博物馆或非物质文化遗产综合馆等传承活动场所。 还可以采用舞台展演、主题公园等模式传播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活跃群众文化生活,共享文化发展成果。

  他的这些想法,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 目前我们临清正在努力保护性维修钞关等文化遗产,甬道马上就要开工了。

魏辉说,此前的钞关主事官房维修基本完成,这里未来将打造成中国关税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