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怪才”艺术家伍延文大声呐喊

首页

2018-10-17

据说,地球两大板块相撞造就是喜马拉雅群山还在以年和厘米的速度缓慢上升,它最后精确的高度当然也还无法具体的认定下来。 艺术无顶峰,即便是中国绘画的革命在二十一世纪又一次在光、色与表现形式、艺术内涵上取得更大的突破和成功,但也决不是中国画发展的终点,从历史的纵横截面上看,这只能是又一次的瞬间辉煌。

随着新世纪的到来,时代的进步逼着我自身素质的不断提高,还会受到牺牲的新冲击,但我坚定进行自我的新演变、新视角、新能量和新生机。

为此,一个当代中国画大师正在构建自己的艺术绘画语言,已实践着一条由形似到神似,再由似与不似之间到不似境界这个发展的轨迹。

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实实在在用自己的毕生精力去努力实现的。 可事实上,任何一个体系的封闭性一旦被打破,再要保持内部秩序的原有平静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管是哪种因自身因素主动进行颠覆传统的,还是因外来因素迫使其不得不进行破坏传统的,都无论人们从何种角度来评价这场革命,但颠覆的事实已不可否认。

就像古人变法今人创新,都是寻求一个与时俱进的艺术新法则,进行一场实实在在的当代中国画革命,这个大的趋势已是不可避免的啦。 那些流传不朽的中外大师们,都是为自己所钟爱艺术开拓一个新的起点,在钟鼓瑟瑟声中去励志耕战、操弧举矢、前仆后继,正因为他们所作的种种努力,却都在历史长河中被那阵阵涛声中的大浪淘沙留下来。 这样就在历史上留下了不少的千古大作。

倘若我们加以比较,就会发现这些大作一定曾经是历史的弄潮儿。 是真正大河寻源,发现了这些大师的历史本来面目,而又以当代人的心境说出了真话,并画出了真言不朽的大作。